清洁工的发现:医院旁灌木丛中的裸尸

时间:2019-07-12  点击次数:   

  小鱼儿,在某个清晨,某分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报案人称在某医院内发现一具女尸,报案人廖某是该医院的一名清洁工,据廖某反映那天一早她早早地来到医院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她平时习惯性地将干活所用的工具放在医院的一个公园内。

  像往常一样,廖某取上工具准备干活儿,不料在经过一片灌木丛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女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惊恐的廖某赶紧找来正在医院值班的保安,两人再次来到灌木丛,仔细观察后发现躺在地上的人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于是赶紧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后,某省某市公安局鹤城分局立即派人赶赴案发现场,中心现场是医院旁边的一个草坪的灌木丛里,尸体下半身赤裸,尸体周边遗落着一些物品,眼镜,墨镜,断掉的项链,牛仔短裙和内裤等,女尸光着脚丫没有穿鞋,从尸体整个外伤情况来看没有明显的钝器致伤痕迹。

  警方在尸体的脖颈处发现若干掐痕,经过现场勘查,警方初步判断死者是被人为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死亡,尸体有被性侵的迹象,那么会不会是强奸杀人呢?在死者身上没有发现钱包手机等贵重随身物品,那么又会不会是抢劫强奸杀人呢?

  湖南省怀化市某医院处于怀化市鹤城区西,是一所集医疗科研预防保健于一体的三甲综合医院,每天前来就医的人络绎不绝,发现尸体的公园在医院内大门的一侧,平时供患者医院内部工作人员和附近居民散步休闲,凶手选择人流密集的公园作案显然有悖常理。

  办案民警在死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死者的身份一时难以确认,更令人不解的是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会选择在医院的公园作案?凶手作案是临时起意还是别有用心呢?

  警方的现场勘查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侦查员小心细致地检查每一处可疑的地方,生怕错过任何线索,法医也在现场有条不紊地进行尸检,发现死者是一名女性,年龄在30岁左右,死亡时间大概在4月28日晚上10点到29日凌晨2点之间。

  法医通过观察对死者死亡的现场产生了质疑,在死者足掌有泥土黏附,但是泥土分布不均匀,集中在双足的足趾,因此分析死者当时不是自己走到灌木丛里去的,她可能是被人挟持或者当时已经处于意识障碍或者死亡过程中被拖过去的,那么第一现场应该不是尸体停留的位置,而是从其它位置拖拉过来的。

  办案民警很快确认尸体所处的位置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那么死者是在哪里遇害的呢?侦查员分析尸体应该是被人从别处拖拽过来的,案发第一现场离尸体不会远,地面上也会留下拖拽的痕迹,遗憾的是4月底怀化正值雨季,案发时间段下了一夜的零星小雨,现场破坏严重。

  于是办案民警顺着公园地面上散步着的一些树叶进行观察,发现指向医院门口方向的树叶分布相对有规律,像是人为分开了一条小路,顺着这个方向查找下去,最后将视线锁定在了公园的一处草坪上,警方初步判断第一现场应该就在这块草坪上,草坪旁边就是一条大路,嫌疑人不大可能会选择那么明显的地方作案。

  草坪离发现尸体的现场大概有50米的距离,虽然办案民警找到了案发第一现场,但是因为案发当晚下起了小雨以及大道上来往人员的穿行,草坪已经被破坏得非常严重,警方立即联系医院调取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遗憾的是案发现场并没有安装监控探头,而每天出入医院的人员不计其数,死者到底是什么人?她因何被害?犯罪嫌疑人为什么偏偏选择在医院的公园内作案呢?

  死者的死亡时间在深夜,这个时间段医院探望病人的家属基本上都回去了,怎么会有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医院并且被害了呢?警方猜想死者会不会就是医院的工作人员或者她就是医院的病人?出乎警方意料的是案发现场没有安装监控探头,办案民警无法调取到监控视频。

  通过现场勘查也没有发现能证明死者身份的相关信息,因为案发时间在深夜,在走访调查的过程中,办案民警也没能找到目击证人,那么尽快确认死者身份成为破案的关键,为了使案件有所突破,办案民警一方面进行走访调查摸排死者身份,一方面扩大对医院监控视频的调取范围。

  很快办案民警围绕案发现场调取到了大量的视频监控,通过视频筛查搜索到死者生前的画面,监控视频画面显示2016年4月28日早上7点58分,死者生前和一名年龄相仿的男子出现在医院停车场附近,于是办案民警迅速对这名男子展开调查。

  通过走访调查,民警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医院的一个病人说他认识死者,经过证实这名病人就是死者的哥哥,经过走访办案民警了解到与死者生前一起出现在画面中的男子是死者的哥哥,而她的哥哥目前因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那么这名女子在案发当天来医院干什么呢?

  经核实,死者姓蒲,现年28岁,已婚,无正当职业,怀化本地人,在蒲某的哥哥住院期间,她每天都到医院探视,4月28日早上7点58分,兄妹两人见面后在一起的时间大约一个小时,随后就分开了,分开之后死者生前最后的活动轨迹哥哥以及家人也一无所知,这让警方的侦查再一次中断。

  办案民警决定在死者经常出现的地方展开走访调查,通过对医院周边人员的走访,他们都说见到过死者,但是他们都反映死者行为有点反常,通过走访,办案民警调取到2016年4月28号下午15点20分左右的监控画面,通过画面可以看出死者生前的行为的确有些怪异,举止失常。

  按照正常逻辑来讲,一般女性走路都是比较斯文的,但是死亡走路很诡异,摇头晃脑,警方分析是不是死者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她受了什么刺激?死者生前的异常行为让办案民警百思不得其解,第一时间对死者家属就死者生前的生活爱好进行详细地询问和了解。

  原来死者生前是一名吸毒人员,这大大出乎民警的预料,同时也印证了在2016年4月28日下午15点20分左右监控画面中死者生前所表现出来的异常行为,那么她的死会不会与吸毒有关呢?确认死者生前是一名吸毒人员后,办案民警接下来需要调查在案发当天她吸食毒品后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夜晚在医院的公园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通过对死者的视频路线追踪,警方发现案发当天死者从医院离开后就回到了她位于中方县的家中,在家里停留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她又回到了医院,之后她就一直在医院里面活动,通过监控画面可以看到2016年4月28日案发当天的下午15点20分左右,死者生前离开家里后一路摇摇晃晃第二次来到医院。

  警方据此判断此时的蒲某刚刚吸食毒品,到了夜晚21点53分51秒,侦查员第三次捕捉到了蒲某的身影,这时的蒲某出现在医院停车场附近,看上去神志清醒,走路正常,2016年4月28日晚上21点56分,这是死者生前经过医院停车场后进入案发现场的最后一个画面,让警方感到疑惑的是蒲某第二次来医院时为什么不去见住院的哥哥而是独自去了医院的公园呢?

  难道死者蒲某是在等什么人?到底是熟人作案还是凶手流窜作案呢?警方认为死者既然在医院的公园内被人谋害,再狡猾的凶手也会留下蛛丝马迹,在案发现场没有监控探头的情况下,侦查员利用周边的监控设施把工作重点放在了案发现场周围的监控录像上。

  通过视频筛查,一名男子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分,一位身材微胖的男子在案发时间段出现在医院公园附近并不时地往公园方向张望,行为非常可疑,那么会不会是这名男子杀死了蒲某呢?

  通过排查,原来监控画面中的这名男子是附近工地的一名工人,深夜下班后回家休息路过了案发地,警方很快排除了这名男子的作案嫌疑,案件线索又一次中断了,巨大的办案压力笼罩在侦查员心头,他们思考最多的问题是谁将死者杀害?案发当晚医院公园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此时距离报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24小时,负责现场勘查的民警依然没有放弃案发现场,继续扩大搜索范围,警方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四周进行地毯式搜寻,在搜索的过程中,侦查员突然在一处竹林内发现了异样。

  侦查员在案发草坪附近的竹林里发现了一部手机和一张身份证,他们在欣喜的同时也有一丝疑虑,这部手机和这张身份证与本案有关联吗?身份证上清晰显示谢某,男,现年23岁,湖南怀化辰溪县人,办案民警看到身份信息之后不禁陷入沉思,如果这个谢某是凶手的话,怎么会将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遗留在案发现场?若不是,谢某因何丢失物品为何不来寻找呢?

  按照正常逻辑来讲,如果犯罪嫌疑人作案之后,没有谁会傻到把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等重要物品丢在案发现场,警方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就是核实手机和身份证的主人,办案民警一边在核查谢某身份信息的同时,法医也在对从死者身上提取到的疑似犯罪嫌疑人的生物检材进行DNA检测。

  本案发生的现场在室外,室外现场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范围特别大,可能遗留的物品特别多,因此警方没法甄别出哪一个物品跟案件有关,加上连夜下了一场雨,因此通过DNA检测提取到的物证才能作为真正有利的物证,其它的物证可能是跟本案无关的,从尸体检验过程中提取到的物证直接成为该案是否侦破的关键,因此对DNA检测的要求特别高。

  法医依靠在死者身上提取到的疑似犯罪嫌疑人的生物检材连续工作十二个小时终于有了一个激动人心的结果,通过DNA比对,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和福建泉州的一起盗窃案串并上了,经过办案民警了解,2013年福建泉州发生过一起入室盗窃案,当年警方在案发现场的周边找到了一枚可疑的烟头,侦查员从中提取到疑似犯罪嫌疑人的DNA。

  但是在进一步的侦查中没有查找到与之相匹配的DNA信息,案件就此搁浅,此刻发生在湖南怀化某医院的4.29命案疑似犯罪嫌疑人的DNA和福建泉州的DNA比中了,这说明杀害湖南蒲某的凶手很可能在2013年到过福建泉州并参与入室盗窃。

  此时另一路办案民警通过遗留在案发现场附近的身份证和手机信息,很快确认了谢某的身份,据警方调查,谢某曾经在2008年至2013年期间在福建泉州打工,而且刚好是在泉州发生盗窃案之后回到了湖南怀化,这让民警看到了案件侦破的希望。

  侦查员凭借着多年的办案经验感觉到谢某和这两起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将谢某锁定为重点侦查对象,警方通过监控视频搜索到谢某的身影,监控视频显示案发当天也就是2016年4月28日夜晚20点58分,谢某出现在医院案发现场附近。

  通过大量侦查之后警方确认谢某应该就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确认这个信息之后,重案组便迅速调集警力对其实施抓捕,警方对谢某经常去上网的几个网吧进行布控,办案民警发现2016年4月30日晚上19点15分,谢某独自一人来到怀化某网吧,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进入警方的侦查范围之内。

  当谢某进入网吧后不久,办案民警便悄然紧随其后迅速实施抓捕,2016年4月30日晚上19点21分,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鹤城分局的民警将犯罪嫌疑人谢某抓获,从接到报警到缉拿归案警方只用了短短36个小时。

  经过DNA比对和谢某的供述,警方最终确认谢某就是杀害蒲某的凶手,那么谢某和蒲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蒲某痛下杀手呢?经过讯问,谢某交代案发前一晚他和几个朋友在医院附近喝酒,喝完酒之后他就独自一人离开,在经过医院门口的时候想去上厕所,于是他就走到医院公园草坪附近的竹林里去方便。

  之后醉醺醺的他顿感困意来袭,于是就在那里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于是他就在草坪周围到处寻找手机,此时死者蒲某正坐在亭子里坐着,深夜犯罪嫌疑人谢某看到年轻的蒲某独自一人呆在医院公园的凉亭内,并看到蒲某的手上拿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手机,便开始怀疑自己丢失的手机是被蒲某拿走的。

  谢某质问蒲某,蒲某没有理他,谢某又重复问了几次,谢某没有寻找到手机的下落,反而遭到蒲某的辱骂,正当蒲某准备离开医院公园的凉亭时,犯罪嫌疑人谢某立刻追了上去,两人拉扯在一起,谢某将蒲某的脖子掐住按在地上将其杀死了,感觉到事态严重,谢某就想将蒲某的尸体藏起来。

  他看到旁边有个灌木丛,于是就将尸体拖了过去,在藏尸的过程中,丧心病狂的谢某有了更加疯狂的举动,在拖拽尸体的过程中,谢某产生了色念,于是就在灌木丛中将蒲某的尸体强奸了,犯罪嫌疑人谢某作案后迅速穿过医院的外墙护栏逃离案发现场。

  在逃跑的过程中,谢某为了躲避警方打击故意绕到一个黑暗的巷子里,将作案的上衣反穿,然后回到自己在怀化的租住地,据谢某供述,2008年初中毕业以后他便辍学离开家乡来到了福建泉州的一家木材厂打工,直到2014年初回到湖南怀化。

  在亲戚朋友眼里,谢某不善交际性格内向,怎么也无法将他跟一个强奸杀人犯联系在一起,谢某在审讯中对2013年发生的福建泉州入室盗窃案自称毫不知情,目前警方对该案进一步调查审理中。

  但是谢某对在湖南怀化某医院杀害蒲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表示忏悔,然而谢某的忏悔对死者的家人来说已经于事无补,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公正判决。

  在此提醒广大女性,尤其是单身女性在深夜不要独自外出去偏僻的地方逗留!!!